时尚界 资讯 正文

郭华悦:父亲节三题

2021-06-08 15:13   来源: 时尚界    阅读次数:3813

与他一起慢慢变老

如今的我,比年少时更需要父亲。

我们住在同一栋屋子里。白天,他常常说不到两句话,就有点气喘;看不到半个小时的电视,就会打瞌睡;走几步路,就得停下来休息。还有,晚上的时候,我常常听到,从他的房间里,传来了呼噜声。

在我小时候的记忆中,那时的父亲,并不是这样的。他有一头乌黑的头发,健步如飞,每次和他出去,都是他在前头走,我在后头小步跑。不管是坐着还是站着,他都是精神抖擞;还有,那时的他也不打呼噜,而且睡得特别沉,睡着了就休想叫得醒。

是呀,他渐渐老了。守着他,就如同守着自己的明天。他的从容与豁达,他的老去,让我知道,原来多年后的自己,也可以和如今的他一样。而我的存在,则让他看到了自己的昨天。看到我,他总会想起自己未老之前的样子。

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融洽,也更需要彼此。

我年少时,他也还未老去。我处于叛逆期,他也是个火药桶。可想而知,两人的对话,往往不到三句话,就成了争吵,再接着就是火药味十足的对峙。他常说,那时的他,还在学着怎么做一个和蔼的父亲。当然,年少时的我,也还不知道如何为人儿女?

而如今,我们都明白了彼此的重要。他把我带到这个世界,并以身作则,让我明白如何当一个人;而我,也在他老去时,不离不弃,相随相伴。黄昏时,我扶着他,一起慢慢散步,心里常常会觉得知足,但又有点遗憾。为什么年少的岁月里,从未想过与他亲近点,而是一味进行着所谓的“抗争”?

其实,他心中何尝不是这么想?他也总说,他年轻时脾气暴,若非如此,其实我们可以在更早的时候,就拥有和谐的相处时光。尽管,如今也还不算太晚。

如今,我们常常在一起聊天。他把人生的经历,都一一讲给我听,但语气中已没有了昔年的训斥,而是一片平和,如一杯温温的开水,总让人听着听着,就不禁暖了心头。而我,也会把自己对明天的憧憬,与他分享,这常常让他呵呵直笑,想起自己的昨天。

此时的我才知道,与他一起慢慢变老,原来是这么幸福的事儿!

海味父亲节

父亲节的味道,是大海的味道。而这味道,来自于萝卜团。

多数家庭,说起家常菜,第一个想到的,多半是母亲。而父亲,鲜少用厨艺表达自己的爱。而在我家,也是如此。平日里,一日三餐多半是母亲操持。但父亲也有一样拿手菜,就是萝卜团。

家住海边的人,对于萝卜团这样的平民美食,可能不会太陌生。海边的人,口味偏咸,且常年食用味道浓郁的海鲜,因而总有些清淡的解油腻美食,应运而生。而萝卜团,便是其一。

萝卜团,外表看似包子,却又完全不同。将糯米粉和梗米粉,按照一定比例和成面团,再做成一片片的小面饼。萝卜团的面皮,用糯米和梗米做成,嫩滑之余,还富有弹性。所以,有些误将萝卜团当成包子的人,初尝之下,难免啧啧称奇。这也是萝卜团异于包子的地方,单是从面皮上,萝卜团就更胜一筹。

接着,将馅料包入面饼中,上笼蒸十五分钟,就可以食用了。至于馅料的食材,主角是切成细丝的白萝卜丝,加入葱、蒜、姜以及笋干和香干,用猪油炒熟。

海边的人家,做萝卜团时,会在馅料中,加入自己喜爱的海鲜,如牡蛎或虾蟹。这么一来,萝卜团的口感就特别丰富,有萝卜丝的清甜,有海鲜的浓郁,也有糯米的嫩滑。吃起来,层次丰富,口感绝佳,是解油腻的不二选择。

有亲友来访,或儿女们归家,除了母亲的拿手菜之外,父亲的萝卜团也是不可或缺的。父亲节,儿女们回来,萝卜团更成了父亲的厨房专利。隔天回去,没人都不忘带一点。回到城里,吃着萝卜团,有熟悉的大海的味道,有家的味道,林林种种,尽在其中。只一口,便能勾起人无限的感慨。

每年的父亲节,回到家里,父亲一边包着萝卜团,一边总不忘打趣,说以前的人穷,顿顿大鱼大肉,那是不可能的,所以萝卜团也就身负重任,既要当菜,又得当主食,身兼二任。如今,生活好了,可这萝卜团非但没有“退休”,反倒越来越受欢迎了。

看似小小的一个团子,里头藏的,却是无尽的美味和乡愁。

父亲节的符号

越临近父亲节,就越想念荷花。

心里一直有个念头,想回去看看荷花。父亲节将至,这个念头也就愈加强烈。可年年如此,却也未能回去一趟。

如今,老家的荷花,也该开了吧?在老家,三步一池,五步一溪,一眼望去,一片片荷叶如一张张翠绿的地毯,浮于碧水之上。盎然绿意中,不时透出星星点点的素雅,那便是荷花。漫步在荷塘边,不时有清风拂过,送来远处隐约的笑语,和淡淡的荷香。

可这已经是多少年前的记忆了?一时间,竟有些恍惚。

对荷花的喜爱,是受了父亲的影响。父亲是爱荷之人。尽管不识几个字,但和荷花有关的古文,却朗朗上口。赏荷这件雅事,在多数人的印象中,似乎总是文人墨客的专利。而发生在父亲这个“泥腿子”身上,总令人觉得有些突兀。可父亲,对于荷花的喜爱,却不亚于任何人。

每天,夕阳西下,父亲从地里归来,满是泥土,一身臭汗,往荷塘边一坐,就是大半个钟头。这已经成了我有记忆以来,父亲所养成的雷打不动的习惯。女人爱荷,宋词里的哀怨女子们,总少不了荷花的衬托。而男人中,像父亲这样独爱荷花的,大概不多。父亲的个性,也如荷花般,淡泊宁静。

长大后,我隐隐明白了父亲的荷花情结。大概,父亲在荷花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看到了自己的人生。父亲爱荷的背后,其实是怀抱着对生活的热情。那些被生活折磨得焦头烂额而失去信心的人,谁还这闲工夫去欣赏一池荷香?唯有对生活的热爱,才能让人哪怕在困境中,也不放弃美好的事物。

我也终于明白,想看荷花,其实是想父亲了。在我心中,父亲节与荷花,俨然已经画上了等号。我想念父亲,由此而念念不忘老家的荷花。对我来说,那一池荷香,就是父爱的符号。


福建晋江:郭华悦


责任编辑:李编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时尚界"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