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界 资讯 正文

诗词荟萃——吉牛尔坡作品欣赏

2023-09-02 16:07   来源: 时尚界    阅读次数:3643


·

像七十年代的老姑娘

娇羞哼哈 朦朦胧胧

在半夜三更里

在不知不觉间

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时候

悄悄降临

漫天飞舞 洋洋洒洒

带给人间无数惊喜

·

下雪了

在洁白无瑕的世界里

在漫天漫地的大雪之中

喧嚣的都跟着雪的脚后跟沉静了下来

万物虚空

链接生死

洞察苍宇

矫情无处藏身

软弱亦无处躲藏

全都明明朗朗的敞开了

·

雪 飘着

从晚上下到早上

都不肯停下来休息一会儿

洒洒飘飘 悠闲清逸

火塘边的故事也感动不已

·

雪是让人兴奋的

飘得越急 越大 越漫天飞舞

就越是让人狂喜

像饥饿时吮吸母乳一样兴奋

如浣纱神女下榻般的温馨

·

其实 也并不是

只有我对雪是情有独钟的

孩子们亦如我或胜过我似的激动

挂上单衣 在略带寒风的雪毯里

堆雪人 打雪仗 还就地打上了滚儿

在雪里飞舞

在雪里嬉戏

在雪里迷醉


《黑夜来临的时候》

·

黑夜来临的时候

请把我的头颅挂在松杆上

让攫鸟啄食

让暴雨冲刷

直到双眸褪去颜色

·

黑夜来临的时候

请把我的躯体埋葬在黑色的土地上

让它腐烂

腐烂到分不清是我的躯体还是泥土

·

黑夜来临的时候

请把我的心脏揉碎

散落在石板上、让太阳炙烤

让蚁虫来食咬

让血液干涸、凝固、连流动的影子也没有

·

黑夜来临的时候

请把吉牛尔坡这个卑劣的名字抛弃

抛弃在吉地马加诗歌中母鹿跳舞的山岗

让母鹿踩踏、粉碎到不再有人记忆

·

消隐遁形、消失不见踪影的我的一切

都回到一里去、回到二里去、回到三里去

当黑色的河流从门前流过的时候

到毕阿史拉则远古的吟诵声中去寻找蛛丝马迹

·

注:毕阿史拉则是彝族历史上的祭司和文化传承者


欲望生长

·

刺破女人手指的荞麦秆

种植了大片的阴影和恐惧

滴进黑土的鲜血

没能让她更加饱满

只把那片处女地

巩固了一个长久

月影落下时

南风私语时

印刻在心里的

都被思念笼罩了半个轮回

欲望

就从荞麦地里

生长了出来

殷红殷红的一大片

比荞麦生长的更加疯狂


那些沉沦的

·

寒风裹挟了云朵的自由

在干枯的树枝上打了个死结

长满龅牙的嘴脸

恶心了青苹果晶莹的眸子

那些欢乐的歌唱

都被沉重的镣铐锁住手脚

被粗糙的麻绳缢住脖子

撕碎成一堆废铜破铁的残音

锈迹在一双温润柔嫩的掌声里浸透

像冬日里从牛羊粪堆旁扬起的灰尘

油煎一条白色的心爱的裤子


带胡子的山羊

·

流云穿过一片沼泽

觐见了经文中跳动的字符

在毕莫的唇与齿之间

发出神秘莫测的声音

·

一只山羊烹煮了自己

祭献了自己的骨与肉

还有血和灵

·

只有在寒冷的冬季

只有在大雪纷飞的时候

·

人们 才能看到那只山羊

留在雪地上的

浅浅深深的脚蹄印子

·

来年冰雪消融的时候

经文又会从毕莫的

胸腔和喉咙里发出

·

毕莫还是去年的毕莫

经文还是去年的经文

·

只是今年作毕用的

是另外一只带了胡子的山羊

·

毕莫:彝族的祭司,也是彝族文化的传承者。

作毕:一种祈福的仪式,类似道家社坛祈福之类的。


诗人的衣袖

·

阳光调皮地爬满四楼的过道

肆无忌惮地挑逗,沉默者的

毛孔、头发和皮肤

慵懒,被折射了出来

流成一条河的影子

雏鸟飞倦了

从楼对面农户家的炊烟旁,滑过

轻轻的落在懒人的手心上

栖息在诗歌里

我看见那只獾子

从阳光洒满的密林间

悄悄溜进了

诗人的衣袖


消失的季节

·

秋天瘦成一匹纸马

驮着一缕炊烟在回忆里撒野

枫叶储存着所有记忆

不允许蹄子在周围留下痕迹

寒冷,在此刻矫情还为时过早

因为冬会从心底发出轻蔑的讥笑

·

圆根萝卜种了熟,熟了又种的命运

在缺了两颗门牙的齿痕中获得了应有的荣誉

肥胖症的女人喉结发出的嘶哑

和鼻腔呼出的噗嗤噗嗤的喘息声

把秋冬交替的季节划拉了一道深深的伤痕

·

山林中赤黄的麂子翻动枯荣一季的草根

忘记自己健美的身形和矫健的影子

不忘在深夜里放出两声长长的嚎叫

睡梦中偶有惊恐的孩子,把母亲的硕大的乳房拧巴得更紧了一些,也更疼了一些

·

一股冷风夹杂着银白的月光从门缝里挤进来

看着火塘里还微微放亮的红光

想要独自细数这些年自己播种过的生活和

这些年里生活回馈给自己的一切痛苦和美好

火塘里的草木灰礼貌性的给予着回应

·

秋冬季里的太阳只适合用来看

因为迟迟温暖不到身子

性子急躁的中年女人会把行走的步子加急

想想可以更快获得太阳和自己男人给不了自己的温暖和幸福

竹篾箍紧的用来背水的木桶桶,已被遗弃多年的百褶裙影藏了起来

避免了在这个萧瑟的清晨面临的一场恶战

·

羊群变得更加亲近和团结

行走和觅食枯草的路上也变得挤挤攘攘

牧羊阿普干枯的嗓音响起时

麻雀也会轻巧的飞过音域

寻找自己落脚的枝桠

·

一行长长的送亲队伍把一个貌美如花的

十七岁的姑娘远嫁他方

出嫁前的夜色极其忧伤,口弦,也忧伤

眼泪浸湿了羊肚娟的网格面

阿普阿妈似笑非笑的,吧嗒吧嗒把兰花烟抽得灰飞烟灭的时候

深邃的眸子里才看见了曾经和曾经所发生过的一切


《碎梦日记》

·

河边挂满大头青椒的,树

迎着风,不曾晃动一片树叶

·

烂漫的情爱,经常的

就让一束玫瑰代替了

·

双手递过深红色玫瑰的时候

成对成双情侣的缠绵瞬间模糊了过去

·

谨慎的从三楼踱步到一楼

错误似乎又重复着从四楼走了下来

·

灰色的楼梯,狭窄的过道

似曾相识,略带沧桑与无奈的脸孔

·

也只是为了丈量高楼与高楼之间间隔着的恐惧


《光影两面》

·

星河掉落

盈满一扇铁窗

·

月影折射进来

银色覆盖了寂寞

也抚慰着忧郁的灵魂和疲乏的肉体

·

一个声音打破了宁静

另一个声音跟随而起

·

梦在此起彼伏的嘻碎里,像涂了灰色颜料的饭团子

在银色的月光里碎成了看不见的渣渣

·

恶心着自己

也恶心了别人


《一个女人》

·

一个女人,一个轮廓分明,脸型宽阔的女人

一个女人,一个皮肤油滑,顶着高高鼻梁的女人

·

一个身体早已失去控制的高龄女人

一个不论从什么角度看,身上都有我母亲影子的女人

·

然而,她并不是我的母亲

甚至和我的母亲沾不上任何的联系

·

从起点连接着终点的距离上

一面具有生命又貌似早已失去生命的镜子

折射着灰色或黑色的人物与骨架

·

夜消失在现实和幻化之间

只留下疑惑和疑惑


小镇故事

·

暖风吹过对坪这个小小镇的大街,和

每一条轻易就可以被人们记忆起来的巷子

喜欢操点风度的大叔们最先穿上没膝的板裤

给予了春天一个积极的回应

三三两两的敞着肚子在河边或柏油马路上尽情的回忆着过去的种种威武

最是快乐的还数大妈们偶尔的聒噪和

饭前饭后的家长里短

一碗凉粉的诱惑最喜欢选择在清晨

弥漫于每一个路口

十年,二十年,或者在更多更多年的年份里

我行我素,任性依旧

率先于祖国北方的同胞们得到的温暖,也给对坪街道上可爱的人们一个傲娇的借口

帅气靓丽的中年人们偶尔也会聚集起来饮酒高歌

生活啊——向前,向前,向前!


秋色迷人

·

秋风错误的选中了情人们的毒

吹乱了每个单身或即将单身的男人们的心房

·

树叶儿还舍不得落下来

伤痕就率先得以显现

·

一滴两滴的鲜血,沁在掌心里

盛开成五彩斑斓的花朵

·

一滴两滴的鲜血,飘落在山谷中

融进月光盈盈的泪水后,选择沉默着

·

细雨扫过山峦,留下褶皱的划痕

阿都男人充满雄性的高腔撞击着崖壁,传来了颤动灵魂的乐章

·

约体约豁波上雪白的羊群听见了

沙玛莫豁波上埋头啃草的牛群也听见了

·

只有斜躺在青石板上装睡的阿都姑娘

还在装睡


夏日私语

·

雨珠落下

连成珠 串成串

滴滴又嗒嗒

蓑衣 斗笠

渔翁饮醉金河边

·

乌云滚滚

阳光穿透

需要狠狠的 穿透

流浪的艺人哦

把影子长长的拖进了未知里

·

繁星浩渺

蚊虫啊 嘤嗡

老三无言

老四不语

只有夏夜还在细数着寂寞


冬季韵事

·

寒风挽过松林的细腰

划起初冬美妙的圆舞曲

曼妙的雪也加入伴奏行列

时时清冽,时时幽怨

雪花融进松涛

深深落下,声声漫

一弯瘦月潜入酒杯

挑落了少女半露半掩半自动的容颜

两行热泪,落下

雪地里

露出一只野兔逃离时踉跄的影子

慌不择路


叩首

·

夕阳里

那张粉红的笑靥 回眸

一汪 清泉

流进心房

神呐

叩首吧

向着一份忠贞


吉牛尔坡,笔名阿南,四川凉山人,80后诗人。作品在众多纸媒和电子刊物上发表并被选入多种选集。


责任编辑:卢编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时尚界"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